1928_a5202

“炫少,你的修为又精进了!不愧是我王胖子选择的主子,我就没见过你这么天才的!”

王胖子既然跟定了李炫,马屁自然是不用打草稿的滚滚而来。

“少跟我来这套,我可不是你主子。”李炫啐了一口,“咱们还是老办法,我掏灵石你办事,做得好了有奖,做的不好我可扣你工钱!”

“炫少这是什么话,你但凡有什么吩咐,刀山火海我王胖子也绝不皱一下眉头!”王胖子把胸脯拍得“咣咣”响。

“我也不用你去刀山火海,还是打探情报。你当初的情报网应该是荒废了吧,重新建立一个需要多少时间多少灵石,说个数吧。”李炫道。

如今的李炫就算比不上冲霄阁这老牌商业大鳄,也算得上是梵天数一数二的大富豪了。

清溪城每个月都能提供源源不断的财源,再加上他自身产业的收入,比起冲霄阁来赚的只多不少。

正是因为家底厚实,李炫的底气才如此的充足。

“哈哈,原来还要我做消息贩子啊,这可是我最擅长的。”王胖子乐了,“情报网的建立的确需要时间,一开始也需要撒大把的灵石。这样吧,给我三个月时间,一定能初见成效!”

见王胖子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,李炫点点头道:“好,我就给你三个月时间。”

他说着又取出一个须弥指环道:“这里有五万颗灵石,交给你使用。不要怕花灵石,只要是有价值的人,尽可能去拉拢。”

“这么多!”王胖子差点被震昏了。

纯净白嫩蕾丝美眉笑容清新迷人私房照

五万颗啊,这可是他做梦都不敢想的数字,可李炫满不在乎的就拿出来了!

“如果不够的话,随时可以到古掌柜这里支取。”李炫又补充道。

“够了,完够了!”王胖子不迭的点头。

古青兰微蹙眉头,不明白李炫为什么如此大方,更不明白为什么要建立情报网。

难道李炫想要开宗立派吗?

李炫察觉到古青兰的疑惑,却也不去解释,而是又取出一枚玉简道:“这里的情报你先看看,后面要继续跟进。”

王胖子接过来,将一缕神魂融入玉简,脸色不禁一变:“五行盟!”

“没错,我要他们的资料,越多越好。”李炫道。

王胖子实在不清楚五行盟哪里招惹了李炫,这可是个庞然大物啊,李炫虽然混得不错,可若是想要对付五行盟的话,是不是也有点太疯狂了?

不过王胖子很清楚一点,不该问的就不能问。

别管原因,只管努力干活就是了。

沉默的将玉简收好,王胖子道:“炫少,你就瞧好吧。我保证把五行盟的事情调查个底儿掉!”

“那就拜托你了。”李炫微微一笑,笑容之中却是阴霾多过了喜悦。

等王胖子离开,李炫才望向古青兰道:“你一定觉得很奇怪吧?”

“你想对付五行盟?”古青兰大吃一惊,她的确不明白李炫为什么会调查五行盟,在她的心目中,那样一个庞然大物绝非个人之力能够对抗的。

“没错,我准备毁了五行盟。”李炫淡淡的道。

“你不是开玩笑吧……你和五行盟有仇?”古青兰问道。

“算是吧……”李炫喝了一口清茶,也不知道该怎么跟古青兰解释,“就算现在还没有,以后迟早也会有的。”

见古青兰一脸的惊讶,李炫笑道:“是不是觉得我疯了?”

古青兰摇了摇头:“我相信你,你要做的事情,我无条件赞成。”

她顿了顿又道:“炫少,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?”

“你既然知道我要对付长五行盟,不怕被牵连吗?”李炫好奇的道,“其实你可以随时选择退出,我们之间的契约也可以随时废除。”

“从我和你签订下契约的一刻起,我古青兰就是你的人了。无论生死,绝不反悔!”古青兰的目光中闪过一丝坚毅,“你明知道这一点,为什么还要试探我,为什么不去试探倚菊和万咏梅?”

李炫一时愕然,不知该怎么回答。

“是不是因为……因为她们和你有那样的关系,而我一直都若即若离?”古青兰抿起嘴唇,“如果是那样的话,你可以随时要了我。”

“我没有那个意思!”李炫连连摆手,他虽然不是正人君子,却也绝对不是什么好色之徒。

至于强迫女人这种事,他更是不屑于去做的。

“如果是我主动要求的呢?”古青兰的目光变得火辣起来,这可是一贯清冷的她不曾表现出来的热情。

李炫的喉咙“咕嘟”滚动几下,两个月的闭关的确让他有点心猿意马,恨不得立刻去找倚菊万咏梅几女胡天胡地一番。

突然听到古青兰这样说,他就没骨气的心动起来。

“怎么,是我不如倚菊漂亮,不如万咏梅豪放吗?”古青兰柔声问道。

声若游丝,惹得李炫目眩神迷。

“还是嫌弃我修为低,又或者嫌我太过市侩?”古青兰柔声又道。

她扭动着身躯,如同风中摆柳,仪态万方。

李炫的目光落在古青兰的身上,虽然心中觉得有些不对劲,却也忍不住要欣赏这素净的美丽。

在古青兰的身上一直有一种大女人的神韵。

她的柳眉星目和娇嫩肌肤好似水一般的柔软,可在需要的时候又能表现出火一般的热辣。

如今她的樱唇就如同喷出火一般,好似要把李炫给烧成灰烬!

古青兰的美丽和倚菊万咏梅比起来,尽管失之娇柔豪放,却胜在有一种独特的女人味。

若以香气比较,秦倚菊是清淡中带着一丝婉转,万咏梅是浓郁中掺着一点狂野,古青兰却是甘中带甜,清爽宜人。

“你……你在看什么?”古青兰被李炫这样直勾勾的凝视也觉得有些羞涩,脸上一红,娇羞的问道。

李炫似笑非笑,望着她一语不发。

此时无声胜有声,这个道理李炫太明白了,所以他干脆的一探手,揽住了古青兰纤细的腰肢。

一切,水到渠成,自然而然……

Tagged